{{ 'fb_in_app_browser_popup.desc' | translate }} {{ 'fb_in_app_browser_popup.copy_link' | translate }}

{{ 'in_app_browser_popup.desc' | translate }}

DHL EXPRESS & SF EXPRESS WORLDWIDE SHIPPING

專訪平面設計師 盧奕樺 「 看到一件事的藍海,我會很想跳下去試試 ! 」

Work In Process 工事中 Vol. 05

Photography by 連思博
Interview by Mimy Chan
Video by Harry Ke

專訪人介紹
盧奕樺
 Pip @3llopipu

 

平面設計師,就讀研究所時,雖攻讀數位設計,卻因喜愛具有舊時代氣息的印刷方式 —— Risograph,與夥伴劉昱賢開始了 O.OO 設計工作室,以此特殊印刷方式,在國內外展露頭角,開啟了橫跨數位與實體、多面向的設計服務。Risograph 深刻影響 Pip 的設計思維與邏輯,體現在不同領域的設計作品中,有趣、具實驗性、豐富用色,也成為 Pip 標誌性的設計手法。

 

委託 O.OO 進行設計案的單位包括:Nike、臺北市立美術館、GOAT 球鞋交易平台的專屬球鞋交易系統 alias、日本《 ブレーン BRAIN Magazine 》、《 PAR 表演藝術 》雜誌、不只是圖書館等,並受邀擔任台灣 2019 國慶日及金鐘獎 55 屆的視覺統籌設計。作品曾獲紐約和東京 TDC 設計獎,獨立出版的書籍《 Imperfection booklets 》被設計創意網站 It’s Nice That 評選為 TOP 25 Graphic Design of 2016。

NQ:請簡單介紹你的身份和工作內容?

我是 O.OO 設計工作室的負責人之一,擔任平面設計的接案仔,也因為這樣的接案身份,對生活和許多事情的敏銳度比較高,保持可變性和彈性已經是基礎的技能。工作室最初是專注在 Risograph( 孔版印刷 ),以提供印刷服務為主要方向;兩年後,設計案逐步增加,開始提供包括品牌整體形象規劃 、網站、書籍、包裝設計等視覺設計相關服務。

NQ:請談談 Risograph 的特色以及當初投入研究的原因

Risograph 是一種運用孔版印刷技術的數位快速印刷機,讓油墨穿透不同孔隙密度的版面來完成印刷。因為 Riso 是單色疊印,在前期進行配色時,也必須思考可行性。以當代精美的設計,搭配不精準的舊式印刷手法,產生一種「衝突」,這是我覺得人們會對 Risograph 感興趣的原因,也影響著我的創作呈現,可以常在我的設計中看到所謂「 衝突感 」的存在。

 

最初會注意到 Risograph 也是一個意外,2014 年自國外旅遊回來,從一堆印刷品中發現其中一張特別註明使用「 Riso 印刷 」,引起我們的好奇心。進一步瞭解後,發現它就是我們最渴望的印刷方式,不僅可以快速的印刷出螢光色澤,還能呈現手感,只印單張也沒問題,Risograph 簡直是救星!

NQ:研究 Risograh 的過程中,遭遇哪些挑戰?

2015 年 Risograph 的技術在台灣還很罕見,沒有一套既定的操作方式,也沒有師傅可以跟著學,加上機器特性不同、油墨的乾燥速度……等,有太多問題可以去探究,必須不停地實驗。


但我很喜歡這個從 0 到 1 的實驗過程,自己去建立邏輯和規則,梳理實際的經驗、建立出一套邏輯和規則。幾年前,我們乾脆出版自製書《 Imperfection booklets 》,把一路以來積累的經驗放在書裡,讓更多人認識 Risograph。


對於一件事,如果可以看得到藍海,我就會很想跳下去試試看;相反的,如果已經能預知它的未來是什麼樣子,我可能就沒那麼大的意願去嘗試了。一直失敗的過程刺激著我的投入,因為解決問題之後,還要釐清解決問題的方法,找到未來可以實行的流程和公式,這件事很有趣,會有很多的成就感。

「 我很喜歡從 0 到 1 的過程,在沒有既定框架的前提下,建立出一套邏輯和規則。」 —— Pip

NQ:這種「 0 到 1 」的實驗研究精神,也被你落實在設計工作之中?

回顧過往所有的作品,每次的設計工作確實都包含了某種實驗性的目的,並非全然以服務客戶為導向。為了精準呈現「 某一件事 」的概念,除了藉由非常多組的關鍵字去發想「 一個畫面 」,甚至會期盼連「 創作手法 」也能與概念的主題相呼應,光是這點就很具「 實驗性 」。


以我們為 CHAT 六廠( 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 )2020 年春季展覽「 意象連綿:方法的彌合與觀念的縱橫 」設計的展覽視覺為例,先是研究了七位參展藝術家的特質並彙整出 hashtag 去多方面的創意發想,最後決定將織物的紋理化為視覺符號,以「 紡織藝術 」與「 拼布 」為核心主軸,創造出衣服織標般、既是圖又是字的塊狀設計,並以拼貼的形式組合成主視覺的畫面。


在這個 project 中,我們把 0 到 1 的事情做完了,可以安心地將這個「 結果 」交出去,往後這個視覺不論在什麼情況下都能好好地被運用、不會有意外。就像我們把 Risograph 的研究結果都放在《 Imperfection booklets 》裡,對它感興趣的人可以知道如何運用這個特殊的印刷方式。

NQ:經營 O.OO 工作室至今,練就了哪些能力?

我認為是「 換位思考 」的能力,依據每個案子的條件和類型,站在客戶的角度去思考。Risograph 每一張印出來的位置不太一樣,油墨呈現也有脫色和不均勻的狀況。考慮到客戶的服務對象,他們能不能接受這樣的「 瑕疵 」,也是我們在進行設計時必須納入考量的。
 
接到品牌相關的設計案,也一定會先做研究,去理解客戶的產品位在市場的哪一個象限,在市場上行不行得通?我們也會從使用者的角度出發,跟客戶溝通我們發現的問題,找到相應的設計著力點。很多時候,我反而需要比客戶更理性。

「 休息也是一種練習,休息的狀態需要事先預備。」—— Pip

NQ:會做什麼規劃幫助找尋和累積靈感?

疫情前每年至少會安排一次出國,但疫情後,想法又改變了,會試著把「 人生體驗 」作為更優先的目的。

 

工作以來,自己一直在掏東西、一直在消耗,就算出國也是去看書展、走設計類的行程,都是處在一個安逸、舒適的環境裡感受美好的事物,這些體驗之間沒有很大的差異。所以近期會想去資源條件或城市景觀都和平常有很大差異的城市旅行,不只是換個地方追尋美麗的表象而已,而是能有更深層的文化的衝擊與刺激。

NQ:今年令你興奮的新計畫是?

2023 年想挑戰出版,給 O.OO 一個「 獨立出版 」的新身份,花多一點時間做書。

 

台灣出版的速度太快,有「 快藝文 」的狀態,可能是為了生存、為了商業。相對的,大家停留在紙本上的時間愈來愈短,閱讀書籍的時間也愈來愈少,對於「 書 」感到習以為常。我想做出一本人們願意珍藏的書,甚至發展出一個書系。

 

最近,跟一位很喜歡的藝術家計畫要合作出版一本書。以前他也有為自己的展覽出版專書,但在贈送給客戶時,卻獲得「 很謝謝你,但下回可以寄電子版本即可 」的回應,他希望我們可以一起想想,如何做一本無法以電子形式存在的書?這是我近期想做好的事!

NQ: 你怎麼安排工作與生活?有所謂的「 休假日 」嗎?

沒有特別安排,也是一種安排。想放鬆時就會煮飯,可能煲個湯或炒盤義大利麵,可以讓自己進入完全放空的狀態。有陣子工作壓力比較大,我會在晚上戴著耳機騎腳踏車,遇到紅燈就轉彎,隨性地前進,享受不被打擾的感覺,也想著這些紅燈會帶我去到哪裡。

 

對我而言,「 休息 」也是一種練習,「 休息狀態 」需要事先預備。逼迫自己不要去想工作的事情,看到訊息也不要回,手機設夜間模式,跟自己說:「 我要休假了!」

著用單品

Credit list

Creative director_ @tai777717
Brand Manager_ @f_.bch
Photography_ @eggegg0503
Video_ @keharry14
Interview_ @mimy0805

 

nozzle quiz|與城市共存
 

Work In Process 專題,指加工中的半成品。邀請具創造力的藝術工作者,呈現創作發展過程中最自在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