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職人穿搭》outfit.4 with _ 復時品李舒服

nozzle quiz此次訪談對象為飾品品牌復時品的經營者李舒服。復時品開始於14年,專司鈕扣改製、調性精緻典雅的耳環,以你想走在流行的尖端,我想挖掘時代的遺產為品牌精神,一語道盡了從舊物中挖掘價值的個性。

 

同樣是專司飾品製作品牌,nozzle quiz在與復時品的對談中交換彼此不同的品牌創設歷程與品牌經營者對生活的觀點,與同樣把單一產品做到深刻、極好的經營堅持。

你想走在流行的尖端, 我想挖掘時代的遺產

 
 
李舒服(後稱李)以吊車尾成績畢業自雲林科技大學視覺傳達系,骨子裡就欠缺與人應對的社會化能力:「我覺得這個世界很奇怪,而不是我奇怪」,她以怪女子自居,這麼評論我們身處的這個世界。
 
復時品的創立,最初僅僅只因為一個對生活感到「無聊」的念頭。某個加班的夜晚,當時甫到職兩個月的她已經對出版社工作感到意興闌珊,隨手創立了粉絲頁面分享她以蒐集來的雜物製作的飾品和臉友交流。
 
接踵而來的是網友關於銷售的詢問,品牌逐漸成形:「沒有甚麼規劃,遇到了就趕快進行」,問李這一切有沒有甚麼脈絡可循,她直接了當:「沒有」。
 
品牌前後經營了近五年,頭兩年還在出版社兼差;辭了之後專職頻繁的擺攤、和客人聯繫,卻在一年後忽然發現經營品牌讓她感到無聊:「其實品牌經營沒有那麼忙,……讓我開始覺得生活好鬆散」,李急忙找了一份打工來填滿自己的生活:「只做品牌的話,我會感到生活散漫又隨便」。
 
 
 
 
 
 
 
 
 
 
 
「我覺得這個世界很奇怪,而不是我奇怪。
 
 
 
 
 
 

散步讓我脫離所有人的活動,有獨自安靜的空間。

李對與人接觸想法,反映在她的擺攤風格之中,當客人詢問商品時,她以商品為媒介拉開距離,讓人與人之間討論標的停留在商品上,而不會觸及到個人:「客人跨過商品想要詢問我本身時,我會想:不要再問了」。
 
透過親自參與擺攤,李經歷了二手市集的轉變。最初市集剛興起時彷彿一股浪潮,讓客人趨之若鶩,但時間長久後市集開始出現批貨、互撞商品、削價競爭的情況,讓市集市場每下愈況,只有少數市集仍然能夠維持小眾手作、二手老品的初衷苦撐:「希望台灣人能學會欣賞在價格以外的美感,不要只想撿便宜跟殺價」。

「對於商品就像對貓一樣,我喜歡貓,但是我只喜歡自己的貓,對其他的貓我就是無法去喜愛」

 
復時品把品牌所有的能量用在製作耳環上,只專門製作自己獨愛的商品:「就像對貓一樣,我喜歡貓,但是我只喜歡自己的貓,對其他的貓我就是無法去喜愛」,李對品牌經營的概念非常直線,只做自己愛的事,完全不去理會其他人的目光。
 
復時品額外販售國外探尋的古物,透過旅程中購入店家的照片向客人解釋商品的來由,來販售這些得來不易的骨董飾品。問李會不會捨不得賣:「不會,我對這些商品沒有擁有的慾望,只是享受尋找的過程」。
 
在探詢過程中,因為與原生國家巨大的差異而讓自己保持好奇心,讓旅程中滿著浪漫與新鮮感,在這樣情況下找到商品時,帶給人一種雀躍感。
 
 
 
穿搭是一種想像:各項單品搭配起來感覺正確嗎?
 
 
 
開始擺攤之後,李漸漸在生活中找到相互契合的朋友,這一批新血影響了李的穿搭方式,欣賞這些攤友的穿著,李將家中老品翻箱倒櫃找出,將它們帶出門重見天日:「有一群人跟妳一起做一樣的事情,妳就不會覺得自己特別奇怪」。
 
2015、16年後古著熱潮逐漸退去、重回小眾市場,李也跟著暫停古著,走入極簡的黑白灰搭配,關於搭配的方法,她強調想像力這回事:「要想像各項單品搭配起來的感覺正確嗎」,透過服裝出現的地點、整體性、色系、便利性、舒適性以及當日行程的各項想像,來決定今天的風格。
 

「我很喜歡一切很瑣碎但不需要動腦、不需要和人接觸的工作。不喜歡和人接觸」

創作的靈感不是隨時都保持在最高點

李坦言如今已經逐漸讓品牌進入省電模式,後續暫時沒有甚麼規劃,或許要等到李再度感覺到無聊與靈光的召喚,才會重新進行新計畫:「剛出社會時的我眼睛基本上都長在頭頂,現在我不會再勉強自己去做任何不喜歡的事」。

關於《職人穿搭》專欄

nozzle quiz/後研以街頭動能性作為創作概念,以針織機的機頭紗嘴為品牌名稱;在紗線織造的過程中不斷自問,服飾品進化的下一個階段會是甚麼? nozzle quiz 旨在創造精密且充滿動能的超越性產品,提供多樣選擇,讓你更能創造驚豔且趣味兼具的獨特造型。

《職人穿搭》專欄是我們呈現的第一個非產品專案,希望在與穿戴者不停的對話之中,串接『品牌』與『消費者』之間溝通的橋樑,  傳遞花費心思搭配穿著時能創造的各種價值與服裝風格。

 
 用一件單品說清楚你的例外 WOW WE WEAR